孙余良拿出的一些文革时期的粮票、饲料票-哪个网页游戏好玩-拉萨新闻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株洲县新闻首页>>社会新闻>>正文

年代第一-孙余良拿出的一些文革时期的粮票、饲料票

国庆70周年阅兵

「你可別小瞧這一張『一分券』,雖然寫的是一分,但在六七十年代,這種券可稀罕,可值錢了,每家每戶要辦個婚事,都得靠這個添置物件。」孫余良拿着一張1977年的寧波市購貨券(日用工業品)很認真地告訴記者,「當時買個三五牌台鍾要五張這樣的購貨券,鳳凰牌單車得七張券,就連一個鐵殼熱水瓶也得一張券呢!沒有這券,你根本買不到這些工業品。」

不過,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后,生活物資逐步充實,票證也漸漸淡出歷史舞台。「基本上到90年代初,糧票就差不多已經沒有人使用了,那個時候,收藏票證的人就多了起來。」孫余良說,他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收藏票證的,跟此前印刷質量和圖案相對簡單的票證相比,1988年浙江省推出的第一款生肖糧票、龍票,就打破了此前的格局。「可以說,那個龍票當時在我們看來就跟現在發行的郵票一樣精緻。不過,這套生肖糧票,只發行到1992年的猴票,就沒有再推出了。」糧票一退出,其他票證也先後撤場,影響了國人生活40年的票證,就從有效票證、「第二貨幣」轉行成為了人們的民間藏品。

□記者吳震寧糧票、油票、糖票、布票、肥皂票、火柴票……

如今,年近80的孫余良每天在靈活運用着智能手機,享受着手機上網的便捷與高效。但只要他一拿起這些跟自己打了半輩子交道的、飽含時代印記的寧波票證,他就時常會覺得彷彿是在做夢。祖國的飛速發展,讓這位老人無限感恩和欣喜。「我真的很慶幸,能親身經歷了新中國從一窮二白到人民富足、國家富強的70年。」

孫余良還記得,在五六十年代,這些票證是最值錢的,很多時候,有錢沒票,都買不到想要的東西。

看過了這些當年城鎮里家家戶戶必備的票證之後,孫余良又小心翼翼翻出了一些「特別」票證。這其中包括寧波市購貨券(日用工業品),寧波針織廠代金券,文革時期的糧票、飼料票等。

「在使用這些票的時候,都還得對應一本每家每戶各自的採購證,一證一票對應了才能買。」孫余良回憶道,「1953年我國宣布實行第一個『五年計劃』,實行計劃經濟。計劃經濟就是採取有計劃生產,而對商品採取計劃供應,對單位個人進行計劃分配。為了滿足人民生活的基本需求,當時最為有效的方法,就是印發各種商品票證,有計劃地分配到單位或城鎮居民手中。」

那些「無票不歡」的歲月今年78歲高齡的孫余良,出生在江北老外灘的一橫街,那是一條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消失了的小巷子。

1958年,他初中畢業,然後去開礦隊做了一年礦工,又當了半年公社小學的老師,之後參軍入伍,1965年退伍后,到福利工廠當上了小幹部,那個時候,他的口糧是每個月27斤糧票。「1959年到1968年的十年間,是票證最緊張的時候,我27斤糧票一個月,其實是不夠吃的。而且,當時買米得搭配番薯,比如買十斤米,就只能拿到九斤米和一斤糧票番薯。不過,當時在一線的工人,發的糧票就比我們多,我們廠里好多女職工一個月都能領到三十多斤糧票,她們就經常送我些糧票,這樣我的口糧才夠。」孫余良說,當時寧波的糖票也是經常不夠用,於是,他就讓去上海出差的同事,帶些竹製品,番薯粉,到他舅舅家換點糖回來,這樣調劑着過日子。

買大米得用糧票;買菜油得用油票;想買點素雞、豆腐還得根據規定,在一定時間段內使用備用票才能買到……

昨天上午,記者在孫余良家中,見到了這些被整齊擺放在一個個透明塑料袋裡的各種票證。

結婚想添置鳳凰單車得7張寧波購貨券印象深刻的「特別」票證

從袋子里,孫余良首先找出一些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生活必須的、涉及「吃、穿、用」三大類的票證:糧票、油票、糖票、布票、肥皂票、火柴票。

在新中國成立后那段物資短缺的年代,票證這個比鈔票還重要的「第二貨幣」,給無數老一輩人留下了深刻記憶。在寧波,就有這麼一位老先生,收藏了不少飽含時代印記的寧波票證。

1953年,國家發行第一張糧票時,孫余良才12歲。從那以後,票證在40年間影響着國人的生活。

看似這麼一張普通的購貨券,被孫余良這麼一說,記者才明白它的「特別」在哪裡。但接下來,孫余良拿出的一些文革時期的糧票、飼料票。

由於農民戶口是沒有票證的,所以他們要進城來買些日用品,只能靠雞蛋玉米等來交換,比如一斤雞蛋可以換兩斤米。作為一直在城市裡生活的人,那些年他根本無法想象,如果沒有了票證,日子還怎麼過下去。

孫余良的哥哥1963年結的婚,當時一家人為了婚事,到處找人去借這個購貨券,可想而知,這購貨券有多稀罕了。

一張1969年的伍市斤定額糧票上,有一面紅旗圖案里印着「毛主席語錄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」;拾市斤上的這段內容則是「毛主席語錄厲行節儉,嚴禁浪費糧食」;而無論是在伍市斤或者拾市斤的飼料票上,都印着「最高指示豬的飼料是容易解決的,某些青草,某些樹葉,番薯藤葉和番薯都是飼料,不一定要精料,尤其不一定要用很多的精料」。看着這一張張印有時代鮮明話語的票證,孫余良也彷彿又回到了那段日子,「那是最艱苦的十年。」

從半兩(半市兩)、壹兩(壹市兩)到貳兩半、伍兩,再從壹市斤(伍佰克)、貳市斤、伍市斤到拾市斤(伍仟克)、貳拾市斤、伍拾市斤,孫余良收藏最多的就是這些定額糧票。其次則是少至壹市寸,多達貳市尺、伍市尺的布票,和油票、糖票、肥皂票若干。

今日关键词:生化危机2重制版